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英特尔医疗数字进步源于极端偏执 探访英特尔之芯

深入探访英特尔总部最顶尖的实验室,记者发现,那些能被称之为“伟大”的技术进步,莫不源于极大的激情和韧性,莫不源于极大的激情和韧性,或许,只有这家公司前任CEO安迪.格鲁夫的名言才能最好地概括其精髓: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

在美洲大陆西岸,有一条长30英里宽10英里的山谷,在这个被高耸的桉树覆盖的田园式环境里,却流动着世界上最不安分的灵魂,这一点,从那些或停在“campus”里或在高速公路上飞奔的各式古怪汽车可以略窥一斑。

对,这里就是硅谷,一个以挑战权威而著称之地。然而,昔日的一个个挑战者今日也成为了权威——惠普、英特尔、Google,甚至salesforece.com——它们也成为了被挑战的目标,虽然它们一致地认为,最大的敌手只有自己。这些无论是在技术领域还是在市场上都占据显赫地位的“权威”们如何持续创新的步伐?

哈佛商学院研究员加里·阿梅尔认为,硅谷创新的核心源自“三个密切联系的市场:思想市场、资本市场和人才市场。正是无拘无束的想象力、寻求机遇的资本,以及经历充沛思想自由的人才这三者的融合,财富才得以产生。”

以芯片巨擘英特尔为例,其每年的研发投入高达60亿美元,如此巨大的投入,究竟会带来怎样的产出?这从今年6月亮相英特尔“研究日”的70多个项目或可窥见一斑。这70多个项目涵盖的领域包括:可视化计算、无线技术、数字医疗、环境及生命科学。其中,既包括已经进入开发测试阶段的产品,也包括刚刚立项三个月的项目。就像在硅谷大多数公司一样,在英特尔公司,从来不缺乏好的想法,但是在这家公司里,从一个好的想法到一款成功的产品,道路异常曲折。

“凌动”在斗争中诞生

“我们在低功率处理器上花了很长时间,”英特尔高级院士、首席技术官贾斯汀·拉特纳谈起几个月前他和英特尔CEO保罗·欧德宁之间的一次讨论,内容是关于凌动处理器(Atom)——这款产品将在未来几年中对这家芯片巨擘的产品和技术方向产生巨大影响。“当一款新产品面世,人们只热衷于谈论它的炫酷特性和功能,但是却轻易地忘记曾经付出的艰辛。我告诉保罗我有点沮丧,因为没有人提到过,曾经有许许多多聪明的人,为了低功率的处理器付出了长年累月的努力。”贾斯汀说。

从贾斯汀的讲述中,我们得知了“凌动”一波三折,甚至几乎胎死腹中的诞生过程。低功率处理器的概念最早在1999年就被提了出来,当初的设计思想是对奔腾微架构进行修改,使芯片在提供高性能的同时,将能耗降低到1~2瓦特。虽然当时的研究取得了一些成果,并向高层展示汇报,然而低功率处理器的项目却没有得到高管的赏识。

直到2002年,英特尔的三大实验室之一——微处理器技术实验室(MTL)创造出一种名为“Snocone”新的微架构,英特尔的低功耗处理器项目才得以重见天日。

“那时我们正集中精力在做超级移动计算机,所以,低功耗处理器必须足够好、足够快,并且能够承载主流的一系列应用程序。”贾斯汀说,这一次,他们为了说服管理层,做了更充分的准备。“我们有能力,也应该制造这样一款处理器,这不仅仅是为了用于超级移动PC,也是为了创造更多的应用机会。”

技术人员的努力没有白费,低功率处理器的研究项目在2004年重新启动,该项目的成果便是今天“凌动”的诞生。

“凌动的例子充分说明了,研发部门如果认定了一个想法是非常重要的,会为整个公司带来重大的机会,那就必须付出长期不懈的努力,而最终事实将证明,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贾斯汀总结道。

类似“凌动”一样在斗争中诞生的故事在英特尔不断重演,硅光子技术就是最新的一个例子。“刚开始时别人都认为我疯了,不过这的确是件疯狂的事情。”英特尔硅光子技术实验室主管马里奥?潘尼西亚说。他指的“疯狂”的事情现在已经广为接受——透过激光在芯片内以及芯片之间传输数据。马里奥介绍道,目前这项研究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剩下来要解决的难题是如何集成封装。英特尔公布的硅光子技术商业化时间表是2010年前。

2006年英特尔宣布成功研发出硅光子技术时,该成果被视为IT产业重要的一项发展。然而正是在当年,英特尔宣布出售其光电网络组件事业,并进行一系列改组。《华尔街日报》当时对此的评价是:这不代表英特尔过去在光电、网络通讯方面近百亿美元的投资没有重大成果,英特尔在硅光子技术的研究中即体现了过去累积下来的经验。

英特尔通信技术实验室总监康凯文告诉本刊记者,作为英特尔最高技术评审委员会的评委之一,他看到过太多不成功的项目,但是“这些失败不是没有价值的,它们让我们看清楚了,哪些路是行不通的”。

数字医疗在“太太团”影响下壮大今年在“研究日”上亮相的70多个项目中,有十多个是与数字医疗有关的项目。英特尔在数字医疗方面的研发投入规模可见一斑。

而此前,英特尔在数字医疗方面的作为却鲜为人知。硅谷著名的VLSI咨询公司高级分析师哈·范姆告诉记者,他本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英特尔的数字医疗项目展示,外界对英特尔的数字医疗项目并不熟悉。但是他认为,“数字医疗市场巨大,英特尔选择的重点之一是解决老龄化带来的问题,这或许是个不错的角度。”

英特尔数字医疗事业部主管产品研究与创新的院士埃瑞克·迪士曼称,英特尔数字医疗的目的是“开创一种全新的医疗模式,一种既可为私人提供服务又可普及的模式。”

在美国,光是家庭数字医疗的市场增长就相当可观,每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36%,预计在2010年市场总额将达到21亿美元。构筑这一巨大市场蛋糕的因素之一,是人口老龄化加剧。而信息技术的普及,使得远程家庭医疗成为可能。

埃瑞克称,数字医疗的火爆不仅仅体现在美国和欧洲。去年,他曾在马耳他参加一次关于老龄问题的国际会议,一半的听众来自于中国。然而,目前他与中国市场的接触仍停留在浅层阶段。

“一开始我们只有三个人,”在数字医疗展区旁,埃瑞克看着一个个展位前攒动的人头,对本刊记者回忆道。当时他们的研究项目被称之为ADL(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日常起居行为)。“举例来说,我们会研究老太太们每天怎么沏茶或者煮咖啡。2002年,数字医疗项目首次亮相‘研究日 i,我们只有一个非常小的展位。”

然而正是这次亮相引起了英特尔高层的关注,次年,埃瑞克和他的团队获得了一次向高层演示的机会,在这次演示中,他做了一些特别的安排——不仅请来了高层管理者,还鼓励他们把自己的妻子请到了现场。因为,他要展示的项目是关于日常起居行为监控的研究,主要用于家庭护理,而在家庭中承担起护理员角色的通常是女人。

“太太们看着我们的演示,纷纷说‘我需要这样的东西 i。”

埃瑞克得意地说。可以想象,这一项目获得了支持,并且由此延伸出其他的数字医疗研发项目,三个人的研究小组也扩充成为了一个规模相当的部门。

其中的长期护理项目,目前已经进入产品模型测试阶段。茶壶、梳子、牙刷等日用品被贴上RFID(射频识别)芯片作为传感器,老人手上戴有一个特别的“手镯”接收和发送数据,身在异地的子女就可以监测到家中老人日常的一举一动。该项目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该平台经过不断的测试,进行了很大的改善,不但降低了功耗和体积,增大了容量,并且价格也大大降低,整套设备的价格可能低于200美元,而他们已经和香港的一家制造商接洽,计划把传感“手镯”做成一块手表。

当被问及当初研究老人起居行为的想法是怎么来的,埃瑞克充满激情地说,“只坐在实验室里,永远也不会知道人们的真正需求”。

“塑料时间”或为未来指明方向

时间是什么?时间的形状是怎样的?亘古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那些热爱探索和狂想的人们。

“想象一下,未来的时间就像塑料一样,是可切割的,可高度伸缩的......”年轻的泰·帕坦贝瑞向记者描述他对时间的定义。一个多月前,泰刚刚以正式员工的身份加入英特尔,在“研究日”上向观众作介绍时,年轻的小伙子显得既熟练又满带激情。

“塑料时间”(Plastic Time)正是泰和他的同事们从事的一个研究项目。执行该项目的,是英特尔的人类及行为研究部下属的一个小组,组员不光由技术精英组成,还包括了多位人类学和行为学专家。

在节奏越来越快、干扰越来越多的世界中,人们习惯于同时穿插于多个事件和任务之间,在这样的情境中,人们需要怎样的各式电子设备?要解决这样的问题,首先要研究人们未来的行为模式和习惯,研究人们在未来如何使用他们的时间。这就是“塑料时间”项目的由来。

英特尔的研究人员们不仅针对“技术粉丝”展开研究,而是把目标对准普罗大众——大多数人对于技术的进步并不敏感,但是,他们的习惯和喜好却有可能成为未来趋势的风向标,或是激发设计灵感的源泉。该小组从人类学的角度出发,在选取研究对象时兼顾了不同的阶层、性别和种族。

“塑料时间”的第一轮研究针对170人展开,其中145人使用笔记本电脑,25人使用的是超级移动电脑(UMPC)。对研究对象的跟踪调查表明,每天连续使用电脑低于5分钟的人,比例高达55%。

“很惊讶吗?我刚得知这一数字时也很惊讶。”泰笑着说,“未来的重大趋势,其实就隐藏在许多普通人身上。”

当记者询问是否有更多的发现时,泰说该项目“立项刚刚三个月”。英特尔为何敢于把一些最前沿的,然而“八字还没一撇”的项目拿出来亮相?把最新的研究成果和盘托出,难道不害怕竞争对手的抄袭?

对于这些问题,年轻的泰并没有太多想法,但是在一个小时后,这家公司的首席技术官贾斯汀给出了答案:“它们或许能抄袭其中的一个或几个,但是,你在这里看到我们有70多个项目,而在遍布全球的实验室里还有更多。”贾斯汀说,“英特尔是一家做平 台技术的公司,我们深深知道,如果没有上下游厂商的参与和支持,再先进的技术也不可能在市场上获得成功。”

英特尔的数字医疗野心

在诱人“钱”景吸引下,众多IT巨头投身数字医疗行业,英特尔从十年前开始投入该方面的研发,目前已初见成果。

在美国,光是家庭数字医疗的市场增长就相当可观,每年的平均增长率达到了36%,预计在2010年市场总额将达到21亿美元。构筑这一巨大市场蛋糕的因素之一,是人口老龄化加剧。此外信息技术的普及,使得远程家庭医疗成为可能。然而目前价格因素是阻碍等医疗设备获得更广阔市场的最大因素。国外有咨询机构称,由于数字医疗市场的长期发展潜力,许多IT巨头及多元化的跨国企业将通过多种方式大举进入该市场。

1999年,英特尔研究人员开始探索如何用信息技术手段解决人们在医疗保健方面的需求。三年后,英特尔成立了自主健康实验室 (Proactive Health Lab),探索帮助人们自主管理健康的新技术,该实验室成为了英特尔数字医疗研发机构的前身。在接受本刊记者访谈时,虽然该实验室总监并未透露目前英特尔在数字医疗方面的投入规模,但从“研究日”展示的近十多个数字医疗项目来看,芯片巨擘在数字医疗方面的野心可见一斑。

近十年来,英特尔在数字医疗方面的研究始终围绕着“人”而展开,尤其是那些在家中需要照顾的老人和长期病患。如何通过技术手段为长期病患以及老者提供私人化的医疗服务,降低他们的医疗支出,同时让更多的人们可以管理他们的健康状况,这是数字医疗部门研究努力的方向。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独立生活技术研究中心”(TRIL,Technology Research for Independent Living),这个由英特尔和爱尔兰政府共同成立的研究机构,进行的是多学科综合研究。该中心最近取得的突破性成果之一是BioMOBIUS??开放式研究平台。由于价格低廉,并且简单易用,即便是非专业人员也能用它进行编程,打造自己想要的医疗研究工具。

另外一个亮点是“减压手机”。一部看似普通的带触摸屏的手机,其实是一个减压设备,更能进一步帮助使用者降低暴发心脏病的危险。通过蓝牙等功能,“减压手机”可以监测到使用者主观和身体上的压力变化或情绪波动,并提醒使用者。这时,使用者就可以根据设备的引导,选择不同的方式进行减压,例如,显示一些美好的图片,提示使用者进行简单的心理自疗,帮助他们集中注意力,甚至指引使用者做一些瑜伽动作。

此外,长期医护技术也是英特尔数字医疗的研发重点。美国每年在老年医护上的支出高达1500亿美元,长期医疗技术的目的就是为家庭减轻这方面的支出负担。茶壶、数字、牙刷等日用品被贴上了RFID传感器,老人日常的一举一动被转换成数据,经由戴在老人手上的手镯(或手表)状处理器,传送到电脑上。家中有老人或病人,不放心出远门?这套设备是个不错的选择。据研究人员介绍,目前进行类似研究的机构有不少,他们的项目致力的方向一是进一步降低成本,二是降低处理器的功耗,同时提升它的计算能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公布的数字,2006年美国政府和私人在医疗方面的支出占该国GDP的15%,而中国的比例只有6%。随着中国医疗、通讯水平的提高,数字医疗在中国的发展也将呈现无限的想象空间。
 0.4628670215606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