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易趣创业者中国邵亦波:淘宝免费模式把电子商务搞砸了


蛰居美国三年之后,易趣网创始人邵亦波再度现身中国互联网。

1月30日,在北京建国门附近的一幢月租只需5000元的商住两用楼内,邵亦波正与去年底从Google亚太区市场总监任上离职的王怀南,共同商讨双方的新创业公司BabyTree的网站功能。

“在美国的这三年,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带小孩。”邵亦波自2003年底将易趣以2.2亿美金出售给eBay后,逐步淡出公众视野,并在美国安家。

谈及eBay于2006年12月将易趣交给TOM在线运营,邵坦承“自己的感情非常复杂”。

淘宝免费模式砸场

“当年决定将易趣卖给eBay的时候,已经努力让自己做到不后悔了。”对于易趣的再度易手,邵亦波颇有感触。

当年的市场老大,如今却颠沛流离。邵认为,易趣的遭遇与当年eBay将易趣用户全部转到美国,有着很大的关系。

“eBay将易趣的平台整合到一起,用户也迁移到美国,我觉得这可能给用户造成的影响比较大。”邵亦波认为,由于服务器并没有放在中国,网站的速度以及适合本地用户的功能化设计等,都因此受到影响,“这让对手寻找到了机会”。

邵认为,由于eBay平台的复杂性,使得原本在中国9个星期就可以做出的系统和功能调整,被拉长到9个月,“这也是许多其他国际互联网公司在中国被本土对手打败原因”。

“电子商务有点可惜,我觉得有点被淘宝做砸了。”邵亦波认为,电子商务市场在中国已经发展了近十年,却没有出现一个成功的上市企业,而淘宝的免费模式,更是使得电子商务公司面临盈利模式的难题。

邵亦波对记者表示,在上世纪末全球互联网泡沫破灭之前,包括eBay在内的许多电子商务网站都是免费的,但是自2001年之后,收费成为一个潮流,“那时易趣收费做得很好,电子商务收费已经成为一个正常的现象了”。

但是,2003年,淘宝正式推出,并且对买卖双方完全免费,这使得淘宝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做到了市场份额第一。

“通过不收费拿到的用户,就是不想交钱的人,而且他们已经把免费当成一个天经地义的事情。”邵亦波表示,这使得电子商务的竞争不是表现在服务上,而是体现在价格上,“现在这个市场从可持续发展来说,有点进入不健康的循环”。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这个怪圈,希望腾讯、Tom在线,或淘宝能找出一个方法,走出这个怪圈。”邵亦波表示,淘宝网在去年要收钱却收不到,就表明中国电子商务水平还是处在初级阶段,还需要培养。

三次创业

事实上,无论是蛰居美国,还是再度涉足国内互联网市场,邵亦波均没有离开电子商务。

在美国,邵抽空和朋友一起成立了一个名为Go2Asia的网站。

这家网站的主要功能,就是为那些希望从事慈善事业但是却没有寻找到合适对象的组织或者个人,搭建一个网络化的沟通桥梁。

“这跟电子商务平台的功能差不多,也就是为了解决信息两端的不对称性,为各自的需求寻找合适的对象。”邵亦波表示。

“经过这个平台达成的慈善交易,去年是1000万美元,今年将翻一倍达到2000万美元。”邵说。

2006年年中,邵亦波又同一个朋友Mark Lotte成立了一个生物医药公司,主要的产品是治疗糖尿病、癌症等方面的药品。Mark Lotte此前是一家跨国生物医药企业的中国区副总。

2006年12月,邵再度出资成立了一家网络视频购物的网站。这家网站的主要模式是,在美国的用户通过收看在线的网络视频,就可以直接指挥视频那一头的人员代为采购商品,而且可以实时讨价还价。

同王怀南的合作,则完全是一个想的共同碰撞。据邵亦波介绍,当时,他和王怀南在美国见面时,王向邵逐一介绍离开Google创业的点子,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儿童成长的网站社区。

这种想法,与即将成为第三个孩子爸爸的邵亦波,一拍即合。根据在美国照顾孩子的经历,邵发现其实有很多年轻的父母都不知道怎么带小孩,也不知道具体怎么培养小孩。

事实上,邵的妻子就几乎每天花两个小时呆在一个设立在中国台湾的亲子网站,“在社区中查找照顾孩子的资讯,发布孩子的成长照片等等”。

“这让我感觉做一个针对年轻父母的网络社区是有需求的,加上同王怀南有着共同的想法,我们在一天时间内就定下了做BabyTree。”邵说。

BabyTree第一个功能就是提问。“今天小孩没吃饭要不要紧?两天没吃蔬菜要不要紧?三天没大便了要不要紧?”据邵介绍,有很多这种问题需要人来解答。

第二个就是要找到一些有同样兴趣的父母,包括住在同样一个地方,包括这个小孩我们都觉得有点数学天才,是不是要培养一下等等,有很多需要沟通的需求。

第三个就是许多人有小孩,希望跟别人分享自己的乐趣。

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

目前,BabyTree正在处于系统开发的过程中,而整个团队也只有15人,王怀南是整个团队的核心,而邵主要是这家公司的天使投资人。

“我也会花很多时间来帮助这家公司成长。”邵亦波对记者表示,自己希望能够成为介乎创业者和风险投资人之间的角色,“在现有的三个公司中,我所承担的角色并非是创业者,而是创业者背后的教练”。

“现在中国最缺的不是钱,所以我不想做VC;我觉得自己创业的确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么我觉得同样有意义的就是我能够帮助几个公司成长,因为中国需要创业者之后的创业者。”邵亦波说。

实际上,在硅谷,成功地创业者成为投资人,并指导新的创业公司成功,已经成为硅谷不断创新和发展的原动力。邵称,中国也即将发展到这一时代。
 0.3568980693817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