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台湾雇员客户台湾芯片业成为对冲基金“情报黑市”

国外媒体日前发布文章称,台湾作为全球芯片产业的最大生产基地,已经成为了美国对冲基金获得内幕消息的主要来源,“情报黑市”正引发芯片厂商和监管机构的担忧。

以下为文章全文:

对科技公司而言,台湾是向苹果iPhone、戴尔电脑等产品提供芯片的最大生产基地;对对冲基金而言,它是保密信息的聚宝盆,芯片厂商泄露这些数据后,被他们的美国客户在股票交易中充分利用。

去年,美国监管机构启动内幕交易调查,逮捕了对冲基金公司帆船集团(GalleonGroup)创始人拉杰•拉贾拉特南(RajRajaratnam),再次证明了地下研究与海外制造之间的联系。上周,台湾最大芯片厂商——台积电的一名美国雇员被控向投资者提供资料和非公开信息;该雇员同时兼任咨询公司PrimaryGlobalResearch的顾问。上月,PrimaryGlobal的一名与台湾方面有来往的雇员在调查中被捕。

尽管美国检方收到的涉及台湾厂商的投诉并不多,但该地区的商业情报黑市已经成形,而渴望获得某种优势的对冲基金对它的青睐已是根深蒂固。6名匿名知情人士透露,最晚从2004年起,在摩根大通、莱曼兄弟等金融企业驻台北的办公室中,时常有分析师购买有关芯片生产的保密数据。

新加坡对冲基金咨询公司GFIA主管彼得•道格拉斯(PeterDouglas)称:“台湾已经成了‘狂野东部’。如果你想了解全球科技价值链,你需要首先知道发生在这里的事情。”

SEC“太强大”

PrimaryGlobal雇员朱青全(音译,DonChingTrangChu)于11月24日被捕。检方提起刑事诉讼,称他拥有一个由北美科技公司在亚洲的雇员组成的关系网络,以签约形式向客户提供保密信息。PrimaryGlobal是全美四十大“专家网络”之一,向投资者提供咨询服务,其专家来自各个领域、各个国家以及数以千计的私人公司。

今年56岁的朱青全生于台湾,1987年加入美国籍。起诉书称,在对冲基金经理李周朋(音译,RichardChoo-BengLee)抵达台湾后,朱青全与其同事一起为他召开会议。朱青全对李周朋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以下简称“FCC”)太强大了,但“在亚洲,没人在乎它”。

李周朋是投资公司SphrixCapital的联合创始人,他在帆船集团一案中被当局诱捕,随后秘密与当局合作。朱青全在被逮捕后已被PrimaryGlobal解雇,而后者并未受到指控。朱青全的律师拒绝置评。

财务线索

台湾的半导体厂商向包括德州仪器和高通在内的大多数大型芯片设计公司提供产品,后者再将芯片卖给苹果和戴尔等公司。台积电和联华电子是全球最大的两家合同芯片厂商,两家公司均未在美国的调查中遭到指控。

台湾市场研究公司IndependentResearchPartners分析师柯志元称,半导体厂商泄露的保密信息,将使投资者了解到投资对象的销售预期。

柯志元说:“台湾雇员这样做的原因是企业人数较少,销售部门内的每一个人都互相认识。人们能够容忍这种情况,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每个人都这么做的话,保密数据也就不具备特别大的价值了。”

界限模糊不清

2007年年初,莱曼兄弟收到报告称,一名台湾分析师得到了台积电的产量数据,并有选择地分发给一些客户。

知情人士称,莱曼兄弟秘密派出两名官员对此事进行调查,结果发现并无违规之处。调查人员发现,这种活动在台湾是如此普遍,以至于合法研究与内幕交易之间的界限十分模糊。但是,该分析师被排除在了升职名单之外。

2004年,摩根大通在台湾的一名雇员试图跳槽美林证券,在面试中提供了台积电的一份表格,上有该公司的每月出货数据。但该雇员并未得到这份工作。

对冲基金

据称,台湾情报黑市的主要参与者已经发生了变化。2004年至2007年间,他们是卖方公司的半导体行业分析师,通过与台积电和联华电子的内部人员联络,获得保密信息。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这些分析师已经被PrimaryGlobal之类的专家网络取代。

但他们最为重要的客户仍然是对冲基金。柯志元说:“许多对冲基金意识到,获取保密数据是投资的方式,而台湾是他们最先关注的地区之一。”

台湾无监管

在台湾,尚未有对冲基金被控涉嫌内幕交易。根据当地规定,未在台湾股市公开上市的股票不受当局监管。美国方面的调查集中在本国市场。

2008年1月,帆船集团在台湾注册了帆船亚太公司。2009年,拉贾拉特南东窗事发,该公司关闭。拉贾拉特南被控参与两起内幕交易,但他坚称自己无罪,而且帆船亚太公司无人遭到起诉。他的发言人拒绝置评。

海湾资本管理公司(LochCapitalManagementLLC)也在台湾设立了办事处。上个月,警方搜查了该公司位于波士顿的总部,这是联邦内幕交易调查的一部分。该公司的台湾办事处已于2009年11月主动注销。

12月3日,海湾资本在一封致投资者的信中称,它收到了一张传票,但并不是一项政府调查的对象。该公司发言人拒绝置评。该公司在美国和台湾均未遭到起诉。

分析师获利

目前,仍在台湾开展业务的基金包括ClairvoyanceCapitalManagement、CavalryManagementGroup和EmpireCapitalManagement。

元大证券分析师陈昌华表示,对分析师而言,向客户提供保密信息,是提高声誉和排名的途径之一。如果能在机构投资者每年排出的全亚洲研究团队排名中位列榜首,他们就能获得更高的薪水和更高的客户。他说:“分析师的主要目的是获得机构投资者的更多选票,并为其公司带来更多经纪业务。

表格细节

彭博新闻社获得的一份表格提供了台积电某一季度的需求信息,并按照客户细分。据称,这些信息表明,某些客户调高了生产需求预期,而另一些则保持不变。

台积电发言人孙又文表示,尽管该表格看上去似曾相识,但她无法确定其真实性。

半导体厂商及其客户都表达了对内幕消息泄露的失望。2006年6月30日,台积电北美运营主管里克•卡西迪(RickCassidy)称,一些台湾雇员因涉嫌将产量数据泄露给对冲基金,遭到了美国半导体厂商AtherosCommunications的起诉。

客户质疑

2009年,台积电起诉中芯国际,将泄露文件作为证据之一提交法庭。但诉讼并未涉及内幕交易,而是要解决两家公司之间有关侵犯专利和违约的争端。

卡西迪称,他曾与Atheros副总裁保罗•富兰克林(PaulFranklin)和CFO杰克•拉扎尔(JackLazar)讨论该公司起诉台积电雇员一事。拉扎尔与多家对冲基金交谈,了解到他们已经掌握了有关Atheros及台积电其他客户的保密信息。

卡西迪在口头证词中表示,台积电的其他客户已经表达了对数据泄露的关切。

专家网络密洽台积电雇员

孙又文说:“2004年前后,关于台积电的客户和圆晶出货量的流言四处传播。因此,我们的确进行了深入调查。”该公司开会讨论内幕交易的问题,并警告雇员不要接触那些试图获得敏感信息的人。

她说,从那时起,专家网络开始与越来越多的台积电雇员签订合同。美国格理集团(GersonLehrmanGroup)建立了业内最大的专家网络,试图聘请台积电雇员担任顾问。台积电方面致函格理集团,要求后者停止与台积电雇员联络。台积电不允许雇员参与此类活动。

2006年1月,格理集团律师迈克尔•欧托儿(MichaelO’Toole)给孙又文发来一封邮件,称格理集团并不清楚台积电的禁止态度,已经与该公司的几名雇员讨论了担任顾问的可能性。他说:“我希望与你讨论并更好地理解台湾半导体行业在雇员咨询方面的规则。”

孙又文回信称,台积电不允许雇员参与专家网络的咨询活动。彭博新闻社获得的一封格理集团内部邮件显示,将遵守台积电的规定。

一意孤行

然而,台积电驻美国马萨诸塞州伯灵顿的客户经理马诺沙•卡鲁纳蒂拉卡(ManoshaKarunatilaka)仍然从2008年9月起开始与PrimaryGlobal的客户接触。他于同年12月16日被捕。检方称,他向一名与检方合作的证人提供内幕消息。

卡鲁纳蒂拉卡拿到了台积电最大的10家客户的产量报告,并以每个电话200美元的价格,向PrimaryGlobal的客户提供咨询服务。

他对证人表示,台积电的客户通常会按月提供预计需求量,并据此下达订单。“你可以以此为基础估测出货量。”他说。

台积电表示,卡鲁纳蒂拉卡已被解雇。

PrimaryGlobal销售经理詹姆斯•弗莱什曼(JamesFleishman)和AdvancedMicroDevices公司供应经理马克•安东尼•朗格利亚(MarkAnthonyLongoria)与卡鲁纳蒂拉卡同日被捕。朗格利亚是PrimaryGlobal的专家之一。新加坡伟创力公司(FlextronicsInternational)雇员沃特•施蒙(WalterShimoon)也是专家网络的成员。此外,戴尔前供应经理丹尼尔•德沃尔(DanielDeVore)承认,曾密谋参与证券诈骗行为。

“非官方渠道”

联华电子CFO刘启东表示,该公司也面临着与台积电类似的问题。7年前,该公司发现一名秘书与分析师来往,并经常与他们见面,谈论公司信息。

刘启东称,该秘书已被解雇,且没有任何保密信息被泄露。他说:“一些人试图通过非官方渠道接触联华电子,但我们控制严密,据我所知没有发生任何泄密。”

朱青全和弗莱什曼的被捕表明,当局正越来越关注投资者对专家网络的使用,以及他们是否跨过了合法研究与内幕消息之间的界限。道格拉斯说:“一切投资战略都是要建立信息优势。问题在于,你的所作所为是否合法,是否道德。”

 0.45884895324707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