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广电总局广电中国电信电信加速IPTV布局强硬化解广电封杀令

昨天,中国电信在上海发布了3D高清IPTV、城市光网、IPv6下一代互联网等8大世博科技热点,以及与之相关的18项世博期间正式商用的新业务。同日,中国移动也在上海宣布与广电合作的CMMB手机电视业务正式商用,且在世博期间免费试用。

在服务上海世博会这个大前提下,5年来一直阻挡三网融合前路的广电和电信间的利益纠葛似乎被暂时放到了一边。但4月12日,广电总局针对部分地区电信、联通IPTV业务发出封杀令一事表明,“三网融合”一直面临的本质问题,至今仍未解决。

中电信回应封杀

4月12日,广电总局向各省广电局发出一道“41号文”,要求对于未经广电总局批准擅自开展IP电视业务的地区,依照《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等条规依法予以查处,限期停止“违规”开展的IP电视业务。

根据此文,除了目前已取得IPTV落地资格的上海、江苏、云南、福州、厦门等2省12市,包括广东、浙江等IPTV用户大省在内的电信企业IPTV业务都将被强制叫停。

对于广电总局上述41号文,中国电信一位内部人士昨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透露,针对IPTV遭封杀,中国电信集团层面日前对内发文表达了明确的态度:第一,IPTV是国务院要求加快三网融合进程的切入点;第二,IPTV用户数目前已达到几百万,单上海一个城市去年年底已超过百万;IPTV除了提供娱乐内容外,还承担着国家进行农村党员远程教育、服务上海世博会等重要任务;IPTV的节目来源均是具有合法资质的广电牌照单位,不存在网络信息安全问题。

“大势如此,双向进入今年肯定要推行”。该中国电信内部人士指出,在今年2月工信部和广电总局就推进三网融合相关工作答记者问中,主管部门明确表示部分城市的广电、电信企业先行开展网络电视、IPTV、手机电视、有线电视网互联网接入等试验,产生了积极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在更大范围、更高层面推进三网融合积累了有益经验。“这实际上是国家主管部门对电信IPTV、广电有线电视网互联网等新业务的明确肯定。”

运营商高调推进

事实上,在政策许可范围内,上海等地区的电信一直在不遗余力地高调推进IPTV。

中国电信昨日在上海透露,作为上海世博会的全球合作伙伴,中国电信在世博园区全面部署以光纤通信技术为基础的城市光网。中国电信认为,城市光网将为今后中国电信彻底摆脱铜缆介入的带宽瓶颈,建设满足多业务高带宽承载要求的“三网融合”宽带光网络提供经验。而IPTV业务,正是建立在这样的网络承载能力上的新兴业务。

和电信“看准大势”一致,在发展IPTV一事上可看作电信“盟友”的中国联通也没有停下发展IPTV的步伐。近日,重庆联通宣布,本月底将试商用IPTV。

重庆联通方面透露,此次试商用的IPTV业务,由央视网提供内容服务。“我们也在和重庆广电洽谈合作事宜,为顾客引入本土电视项目。”据介绍,重庆联通此次推出试商用的资费目前暂定30元/月,包年约300元左右,机顶盒免费租用。

市场调研公司iSuppli预计,通过互联网和宽带网络享受IPTV服务的用户在2010年将达到850万,比去年增长96%。

三网融合阻力

“这是广电的一次自我保护反应,电信运营商目前的网络已经建设到了光纤到户的水平,他们的IPTV已经影响了广电的根基。”一位电信业资深人士表示,今年三网融合被再次提上日程,中国电信、中国联通凭借宽带资源的优势,在广东、福建、浙江等经济发达省市大力发展IPTV用户,让当地广电深感压力;同时,在上海等IPTV走“合法途径”的地区,IPTV对传统电视业务的冲击也日渐明显。

“电信运营商网络建设还未完善的当前已经如此,广电当然担心日后会完全没有饭吃。IPTV业务其实已经影响到了广电运营商互动高清电视用户的发展。”

早在今年2月初,广电总局就向有关地方广电部门发出通知,导致广西14个市电信公司的IP电视节目信号源及业务运营被叫停。据报道,对于2月份的此次事件,工信部部长李毅中当时表示,“这个问题牵涉到一些不同看法,我想通过协商能妥善解决问题。”

主管部门的态度,以及三网融合正式方案出台时间期限的即将到来,还是无法改变广电的坚持。

据悉,广电、电信此前都向国务院提交了各自的三网融合想法。方案“第一稿”写明,广电要在包括互联网数据传送、国内IP电话等增值电信业务领域充分进入,而不局限试点城市,同时要求电信IPTV业务控制在试点城市范围内。

显然,电信企业不会接受这一倾向性明显的方案。在两部门分歧严重的情况下,国务院三网融合协调小组已将缺乏可操作性的第一稿打回,要求双方修改后再提交,并希望在今年5月底前双方形成最终的试点方案。

体制难题待解

实际上在当前情况下,业内专家对于5年内全面实现三网融合大多不看好。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国内著名电信专家阚凯力指出,三网融合执行不力的关键还是体制问题。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郑新立也曾指出,“三网”迟迟不能融合的根源在于部门利益在作怪。比如,主导权之争远没有结束、广电市场化改革步伐相对滞后、部门市场资源垄断优势待打破等。

申银万国分析师万建军表示,由于工信部与广电总局对三网融合主导权的争夺,近期还不太可能有结论性意见推出。

万建军预计,如果由广电总局主导三网融合,广电总局可能会留出3~5年的保护期。反过来,若由工信部主导,解决融合后广电运营商的人员和资产的安排仍需时间,因此三网融合依然需要时间。另外,三网融合的实施,意味着互联网行业将从原先的工信部 “单头管理”转变为工信部、广电总局、新闻出版总署以及文化部等多个部门同时“多头管理”,行业将面临新的挑战。

 0.43714284896851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