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产品3推荐产品2推荐产品1
新闻内容News

风险麦道特纳评论:硅谷何来系统性风险

导读:《华尔街日报》网络版9日发表评论文章称,盖特纳打算加强对风险投资的监管以规避系统风险,事实上二者毫无关联,反而这一做法必将给整个硅谷带来系统性威胁。

  奥巴马政府打算加强风险投资企业监管,以避免系统风险。硅谷的居民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风险?我们其他人应该问这么一个问题:华盛顿为何要将枪口对准这颗美国经济的明珠?它与房地产泡沫毫无干系啊。

  困惑的起因是这样的:最近财政部长向国会表示,必须强制大型风投企业(VC)到证监会(SEC)登记备案,并定期提供关于其投资者和投资组合的报告。SEC搜集这些资料后提供给新的风险监管者,确保VC不会“对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此后,风险投资者一直在试图揭开这一奥秘,即他们如何才能够威胁到金融系统。他们的工作与银行业关系甚小。风投企业主要是从富裕投资人那里筹集资金,然后买进一些小公司。VC和他们所投资的公司几乎不使用债务。

  为了论证新监管要求的合理性,盖特纳先生表示,麦道夫的庞氏骗局证明投资者需要更多保护。他没有提到,麦道夫的公司是作为投资顾问公司向SEC注册过的,而且几十年来作为证券经纪商一直受到SEC的监管。况且,麦道夫所运营的也不是一家风险投资企业。

  整个风险投资行业还没有麦道夫的骗局那么庞大。VC每年投资总额大约300亿美元,远不及美国金融交易的0.01%。风险投资者(富裕的个人和机构)拿出了权益,而且知道可能会血本无归。SEC的监管可能会对他们产生与对麦道夫的投资者同样的负面效应:在天生具有冒险性的行业中制造出安全的幻觉。或者监管过于严厉,确实将创投行业中的风险剔除掉了,其结果将是扼杀那些只能由风险承担者来出资赞助的创新想法。

  VC资金比起华尔街而言微不足道,这并不意味着如果监管令整个行业销声匿迹,我们毫不察觉。风险投资帮助成立了英特尔、苹果、谷歌、亚马逊和思科,等等。莫非盖特纳先生确信自己有更好的模式?

  由于财政部将风险投资与对冲基金归入一个类别,这说明华盛顿和硅谷之间似乎存在某种误解。盖特纳先生表示,他需要确保私人投资企业不会杠杆过高。但是在创投世界,杠杆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因素,风险投资企业的贸易协会甚至不搜集这方面的数据。为了回应财政部的计划,全国风险资本协会正在搜集更多的信息。他们是否会发现债务水平高到危及基础稳固的地步?不要把赌注押在这上面。许多创业公司根本不利用债务,毕竟,谁会愿意贷款给不能产生稳定现金流的企业呢?

  如果我们的经济系统还将繁荣下去,那么风险资本就是就是我们必须鼓励冒险的地方。他们的创新活动既能富裕自己也能富裕世界,为了达到这一目标,创业公司的员工接受低报酬和名誉风险,而富裕的投资者则接受其投资血本无归的可能性。

  试图限制风险将给美国的科技行业带来系统性威胁。风险资本家主要是科技行业的一些行家,他们深度介入其所支持的公司,通常初创企业每一个重要员工的招聘他们都要经手。风险投资这种传递的特征意味着创业公司和他们背后的支持者在硅谷这样的地方水乳交融、难分彼此。如果逼得VC远渡重洋,那么下一代公司可能就会在另一处诞生。

  即便人们对系统风险念念不忘,我们也很难想像小小的科技公司能够在未来制造出信贷泡沫。政治家们并没有将资本注入这个行业。房利美和房地美并没有向VC提供低成本融资。大型信用评级机构不会给初创企业评级,因此不存在信用度受到政府扭曲的问题。VC及其资助的公司既不发行债券,也不发行CDO或CLO。不存在所谓《科技社区再投资法》。道德陷阱?硅谷里没有这种东西。任何科技公司的创始人或VC都不会认为自己“大而不能倒”。
 2.0258951187134 s